林外文學網—熱門的小說推薦平臺!

你的位置: 首頁 > 小說庫 > 重生 > 將軍府唯一千金抓周抓住邪王不撒手
《將軍府唯一千金抓周抓住邪王不撒手》大結局免費閱讀 第二章未來的權臣

將軍府唯一千金抓周抓住邪王不撒手風吹小白菜 著

主角:南寶衣蕭弈
小說主角是風吹小白菜的書名叫《將軍府唯一千金抓周抓住邪王不撒手》,本小說的作者是南寶衣蕭弈傾心創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類型的小說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南寶衣自幼錦衣玉食嬌養長大,沒想到所嫁非人,落了個家破人亡的凄慘下場。重活一世,她咬著小手帕,暗搓搓盯上了府里那位卑賤落魄的養子。只有她知道,看似落魄的少年,終將前程錦繡,權傾天下。她一改嬌蠻跋扈,對...
狀態:連載中 時間:2020-10-10 13:42:16
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• 章節預覽

“嗚哇哇哇!”

驚天動地的嚎哭聲突然響起。

南寶珠叼著一只鹵雞腿,哽咽道:“你們在哭什么呀,弄得人家也好傷心!嗚嗚嗚,你們快別哭啦!”

“你這憨貨!”

老夫人笑罵了句,心里面倒是舒坦不少。

南寶衣摟住老人的脖頸,嬌氣地親了口她的面頰,“祖母,我會好好孝順您的,所以您一定要保重身體,長命百歲!”

老夫人寵溺地刮了下她的鼻尖,“祖母啊,只盼著你們姐妹平平安安一輩子,被人如珠如寶捧在手上一輩子,才能長命百歲呢!”

……

從松鶴院出來,天外又落起綿綿密密的春雨。

侍女替南寶衣撐傘,行至錦衣閣外,卻看見一道筆挺的身影。

南寶衣一愣。

這位是……

她的二哥,蕭弈。

蕭弈是大伯從邊疆抱回來的孩子,據說是故友之子,打算養在膝下。

但因為他來路不明,所以府里人都不肯認他當公子,祭祀先祖的祠堂去不得,給長輩晨昏定省去不得,真正是寄人籬下的外人。

兩年前大伯戰死沙場,他在府里的地位就更加卑賤,幾乎被當成小廝使喚。

然而南寶衣清楚記得,前世,這位二哥從科舉進士開始嶄露頭角,一步步坐到了大理寺卿的位置上。

后來他棄文從武征戰沙場,立下赫赫軍功,年紀輕輕就位極人臣,被封為正一品大都督。

因為幫皇帝解答過三個困惑,還被世人稱作帝師,權傾朝野名聲顯赫,是跺一跺腳天下都要動蕩的權臣。

南寶衣回憶著,蕭弈突然望了過來。

四目相對。

未來的權臣還只是個少年,可皮相卻是一等一的好,身姿修長挺拔,輪廓冷峻而漂亮,肌膚泛著病態的冷白色澤,鼻梁弧度極美,一雙狹長妖冶的丹鳳眼染著陰郁的暗芒,淡紅薄唇緊緊抿著。

他穿墨色對襟長袍,站姿筆挺如松竹,雨水濺濕了他的袍裾和漆發,有一種云山霧罩高深莫測之感。

南寶衣暗暗贊嘆,不愧是將來權傾朝野的權臣,瞧瞧人家站在那里不卑不亢的,可見天生就有傲骨。

侍女在她耳邊提醒:“姑娘,您怎么對著二公子發起呆來了?他是來送風箏的,您該去看看才是?!?/p>

南寶衣后知后覺。

她兩天前還沒重生回來,還是那個性子嬌蠻的五姑娘,風箏掛到了假山上,正巧蕭弈路過,她鬧著要他去爬假山拿風箏,他不肯,于是她擼了袖子親自上陣,結果從假山上骨碌碌滾了下來。

她磕破了后腦勺,在閨房躺了兩日。

祖母氣怒,罰蕭弈親手給她做十只風箏來賠罪。

南寶衣回憶著,訕訕望向少年手里的風箏。

罪過,未來的權臣大人竟然紆尊降貴,親自給她做風箏!

到底重生過一次,她的心智并非十二歲稚童,知道將來要對付程太守家甚至蜀郡的那些權貴,僅僅依靠自己和南府的力量是不夠的,她必須好好抱住蕭弈這條金大腿。

不僅自己要抱,還得讓全府的人跟著一塊兒抱!

于是她拿過紙傘,吩咐侍女去煮一碗熱姜湯。

她湊到少年身邊,踮起腳尖,將大半紙傘朝他那邊傾斜,“二哥哥……”

這是她第一次喚他哥哥,可是少年眉眼如山,無動于衷。

南寶衣尷尬了一會兒,討好道:“二哥哥等很久了吧,肯定還沒用午膳,我這里有桃花糖,你要不要先墊墊肚——”

話沒說完,少年目光鋒利如刀,涼薄地落在她臉上。

周身的威壓悄無聲息地釋放,嚇得南寶衣哆哆嗦嗦。

她斗膽從袖袋里摸出一顆糖,“我沒有騙你哦,我真的有糖……”

少年沒搭理她的討好。

他冷漠地揚了揚手里那些風箏,沉聲:“十只風箏,一只不少?!?/p>

不等南寶衣說什么,他面無表情地撕碎它們。

老夫人罰他做風箏,他做了。

只是如何處理它們,就是他的事了。

南寶衣看著漫天飄零的彩色紙屑。

未來的權臣大人,脾氣可真大??!

“我已不在意風箏的事……”她捏著桃花糖,討好地送到少年唇畔,“二哥哥是不是餓得慌,還是先嘗嘗我的糖吧?”

蕭弈沉著臉。

面前的小姑娘**藕似的一小團,綿白干凈的小手緊緊捏著糖球,纖細的小手指還嬌氣翹起。

從前她對他頤指氣使時,也總愛翹著小手指。

丹鳳眼里掠過冷意,他毫不留情地拍開那只小手。

桃花糖掉在了青石磚上。

南寶衣**的手背立刻浮現出紅痕,疼得她倒吸一口涼氣,睜著淚盈盈的紅眼睛,無措地望著這位未來的權臣。

雨勢漸漸大了,染濕了女孩兒的后背和裙裾,就連繡花鞋都濕噠噠的,穿著十分不舒服。

她強忍不適,細聲道:“二哥哥,從前是我不懂事,你不要和我計較?!?/p>

這具十二歲的身體嬌弱的很。

她淋了會兒雨便開始頭暈,剛說完話,手中紙傘無力掉落,整個人朝蕭弈懷里倒去——

卻被蕭弈冷漠推開。

女孩兒倒在青磚上,嫩黃裙裾鋪陳開,宛如不堪雨露的嬌嫩芙蓉。

“姑娘!”

端著姜湯出來的侍女大驚失色,急忙招呼婆子把南寶衣抱進去,又兇狠地盯向蕭弈,叉腰罵道:“二公子干的好事!等會兒奴婢回稟老夫人,要你好看!”

罵完,氣哼哼進了錦衣閣。

雨幕浮在天地間,南家府邸的園林景致精美恢弘。

少年依舊站在青石磚上。

雨水染濕了他的袍裾,他眉目英俊卻冷毅,不善地盯向雨霧深處的繡樓。

……

南寶衣醒來,綺窗外天光暗淡,繡樓里添了琉璃燈,已是日暮。

她拱著小身子爬起來,不顧染上風寒,啞著嗓子喚道:“荷葉,那碗熱姜湯有沒有端給二哥哥???”

侍女荷葉捧著燕窩粥進來,小臉不忿,“他害姑娘染上風寒,奴婢怎么可能給他姜湯喝?奴婢罵了他一頓,然后回稟了老夫人,老夫人罰了他十鞭子!”

小說《將軍府唯一千金抓周抓住邪王不撒手》 第二章未來的權臣 試讀結束。

最新小說

書友評價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重庆时时开奖号码360